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太奶奶拿3个鸡蛋换来的清朝"寿坛"
马乔 发表于:2020-11-23 18:59 复制链接 看图 发表新帖
阅读数:27675
  离开家在外奔波,恍然间竟有好几年没有回家了。那日和妈妈打电话,全家人都抢着在电话里和我说话,年迈的奶奶只是一遍又一遍地问着,“我的二丫头什么时候回来啊?”害怕哽咽的声音牵动着家人思念的神经,我嘴上应承着一定抽空回家看看,一边匆忙挂断了电话。我害怕一切煽情的演技,可是家人简单的问候和挂念却总能轻易地让我眼泪决堤。无论我走得多远,那个有着家人的地方都承载着我所有美好的回忆。

  年幼时,父母亲忙着做生意,大部分时间我是和爷爷奶奶一起度过的。印象中的那座老房子,有个朝南的大屋子,有一个小小的院落,院墙边盘着几株稀稀落落的葡萄藤,再往里走是起居室和三间大卧室,其中的一间属于我和奶奶。和奶奶睡在一起特别的暖和,她睡着后总是喜欢打呼噜和说梦话。我听见奶奶的梦话总是吓得把她叫醒,她就给我讲述以前的故事。

  奶奶是个童养媳,八岁不到就进了爷爷家,上灶烧饭、伺候公婆。公公婆婆都是“瞎子”,能够自己吃喝拉撒已属不易。身处动荡的战争年代,全家人最要紧的事情便是“逃日本人”。奶奶的公公死在了日本人的枪下,全家人就只能跟着瞎眼的婆婆苟且度日。我问奶奶,“你们害怕吗?”奶奶叹气,“怕啊,可是怕又能怎么办?只能逃啊!”逃的过程中丢掉了家,丢掉了除了人以外的所有其他东西,甚至还有几块金条。

2017022103.jpg

  我瞬间来了精神,“奶奶,你们把金条都弄丢了啊,电视里面都说那个很值钱呢!”

  “是啊,你的太奶奶,也就是我婆婆,她本就是个瞎子。自己逃命都顾不上,哪还能顾得上其他呢?”奶奶再次叹气。

  “那我们家就没留下点什么值钱的东西吗?”不死心的我继续问着。

  “没有,你太爷爷死后,我们一家人还要照顾你聋哑的小爷爷(爷爷的弟弟),而且你太奶奶又是瞎子,在逃日本人的过程中什么值钱的东西都没留下来。”奶奶讲着自己的故事,可看她的表情却好像在回忆着别人的事情。

  我从奶奶的故事里知道了“童养媳”、“逃日本人”、“地主”等词汇,我也从奶奶的故事里长大。后来父母亲放下生意全身心照顾我们兄妹,我便从奶奶的老房子里搬回自家的“新楼房”里。晚上自己一个人的房间不再有奶奶捂暖的被窝和奶奶的那些奇幻故事。大学离家前的暑假里,父母高兴地宴请了亲朋好友。酒席散去后,我们一家人坐在一起话家常。父母半是自豪半是不放心,毕竟这将是我第一次出远门。爷爷奶奶也乐呵呵地嘱咐,流露着不舍。为了打消笼罩在大家心头的担忧,我装做毫不在意地说道:“咱家都从日本鬼子的枪口下活过来了,有什么好担心的呢?不过就是没留下点什么值钱的东西,这有点遗憾。”

  本是一句活跃气氛的话,可喝了点小酒微醺的父亲却突然一拍大腿对母亲说,“咱家不是还有一个清代的酒坛子嘛,拿出来给咱二丫头瞅瞅!”没想到母亲果真从里间搬出了一个酒坛子。圆圆的小口,胖胖的肚子,深褐色的坛身周围是几个大大的寿字。

  “还真有啊!”我惊叹道:“奶奶不是说那会儿他们逃日本人连金条都弄丢了吗?怎么还会留着这么个酒坛子呢?”妈妈不急不缓地讲述起来,“这个酒坛子啊,可是你太奶奶用三个鸡蛋换回来的。”

  原来,解放后爷爷做了会计,却在文化大革命时遭遇批斗。本已风雨飘摇的大家庭更加弱不经风了。穷苦人家缺食少穿,隔壁家的大户人家却是不知节俭,最终因赌败光全部家财。看着大户人家一件件的宝贝往外拍卖,太奶奶咬牙拿了三个鸡蛋去换来这个据说是清朝年间的“寿坛”。

  “你太奶奶悄悄地换回这个酒坛藏在她的床底下,生怕给你爷爷带去更多的麻烦呢!”奶奶接着说到。“不管这酒坛是不是真的从清朝年间留传下来的,至少也是对你太奶奶的一个念想啊。太奶奶一生凄苦,却为人善良。虽然她离开这么多年了,我们可都没忘记她呢!”母亲的声音略带伤感。

  “对呢,这个寿坛一代代传下去,就算不是清朝年间的,那也是咱家的传家宝啊!”在我的带动下,全家人一阵欢笑……

  长大的我,离开家远行。母亲每年都在我们的传家宝“寿坛”里酿好各种美味好酒,等我回家时招待亲朋好友齐聚一堂。

  时间的年轮压深了人们额前的皱纹,带走了越来越多的亲人。今年,我要回家尝尝传家宝里的酿就的美酒,再听一听过去的那些故事……

  ----------------------

  “文明苏州”微信订阅号推荐

  作者:黄宇佳

  单位:苏州工业园区斜塘街道车坊幼儿园

返回列表 使用道具 举报
条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高级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