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家有紫檀半月桌
haranN 发表于:2020-11-23 18:53 复制链接 看图 发表新帖
阅读数:20151
005.jpg

  从我记事起,家里就有一张半圆形的桌子,靠墙放在堂屋的中央,上面放着茶瓶、茶碗,还有一些瓶瓶罐罐。

  每有小伙伴来我家玩,都会对这张半圆形的桌子感兴趣,在桌子裙边上雕刻的图案上摸来摸去。他们总是会问我,怎么你家有一张这么好看的“半拉桌子”?久而久之,我也随着伙伴们叫它“半拉桌子”。

  这张桌子是紫檀木的,地主老财携家眷财物去了外地,村里便瓜分了他的家产,我老阿太因在地主家做长工,想要了这张好看的圆月桌,可村里另一户人家也想要,村长索性将圆桌一分为二,各自抬回家中使用。

  在我五六岁时,父母和爷爷分家,母亲要了这张“半拉桌子”,放在堂屋里,摆放个茶瓶茶杯,又请村里的木匠做了两把椅子,放在桌子的两边,兼作吃饭的桌子。那时,农村很穷,很多村民家里除了一口锅两张床外,再没其他家具了,村里的小伙伴们就羡慕我,说我家有个“半拉桌子”可以趴在那上面吃饭、放东西,真好。

  后来,生活好转,家里盖了砖瓦房,又添置了一些家具,这张“半拉桌子”成了我和弟妹们的书桌。当我和弟妹们除去岁月黏附的灰尘时才发现,原来这张桌子紫黑发亮,桌面纹理细密,光滑厚实,桌面裙边雕刻着荷花、荷叶和如意,象征着百年好合。桌面与裙边相连处有四四方方二个木格撑子连接在四根桌腿的上方;下方则又有四四方方二个木格撑子连接在桌腿的下方,这也是可以放脚的地方。四条桌腿只有中间两条桌腿粗壮有力,两外两条桌腿只有一半,另一半在别人家里。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也许制作这月桌的匠人在打制这张桌子时就已想到,日后必有分开的一天。两个半圆形桌子的连接处也被刨得光滑,只留有暗榫眼孔,我给这张“半拉桌子”起了个好听的名字——半月桌。

004.jpg

  这张半月桌承载了我和弟妹们的少年时代,很多个晚上,我们兄妹三人在一盏煤油灯的光亮下,成半弧形的围坐在半月桌的边上看书、写字。多年下来,半月桌被磨得紫黑发亮,越用越新了。有时在看书写字稍事休息时,常看着那雕凿精美的荷花浮想,制作这张月桌的师傅该有多高的手艺呀,每一朵荷花,每一张荷叶都被雕凿得纹理清晰,如同真的一般随风摇曳。

  记得在我上初中那年,村长带了两位衣着光鲜的陌生人来到我家,说要买这张桌子。母亲当然不肯,表示这是祖上传下来的东西,我们不卖。尽管村长和那两位陌生人以三寸不烂之舌说得嘴角泛白,愿出高价买下桌子,母亲和我们兄妹就是不吐口。他们说卖这张桌子的钱可以再盖三间大瓦房,但这丝毫没有打动母亲和我们兄妹的心,后来他们只好去了同村的一家买走了另一半月桌。

  后来,我们全家从老家到了宿州,半月桌就一直放在老屋中,守着老屋,陪着那只滴答的老钟,静静地在老家度着岁月。但是,母亲总是会想起半月桌,时常嘀咕着桌子会不会受潮、会不会被人偷了去。我也很想把它带到城里的家里,继续做我的书桌,可因它太沉重,没有顺路的货车捎带过来。有人建议,可以将桌子拆卸了,在火车上带走,我看着半月桌那厚重的外表和紧密的榫眼连接处,终不忍拆卸,深怕很难再组装成原来的样子。

  2012年5月份,年迈的爷爷去世,我们全家奔赴老家。办完后事,临回城前,忽然一眼看到老屋里的紫檀半月桌,它孤独地呆在老屋的一隅,上面落了厚厚的灰尘,没了往日的光泽。当下心中一阵潸然,便下了决心想办法将半月桌带到了城里的家中。

  如今,这张历经岁月仍旧乌黑发亮的紫檀半月桌就在我的书房里,供我写作,一如当年……(“淮北文明”微信订阅号推荐,淮北矿业集团公司桃园煤矿,肖震)

返回列表 使用道具 举报
条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高级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