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一个发蜡盒成了我的传家宝
马乔 发表于:2020-11-23 18:56 复制链接 看图 发表新帖
阅读数:26949
  父亲的熊猫发蜡铁皮小盒第一次出现在我的视线,是在他的书桌抽屉最里面的角落,边角的红色漆已有深浅不一的磨损,露出的部分已经锈迹斑斑。那时我惊奇,心想:“父亲年轻时如此臭美,居然用这么时髦的东西,这与他如今的朴素形象很不相符”,不禁在脑海里脑补父亲抹了油腻腻的发蜡后的大背头形象,顿觉好笑,“噗嗤”笑出声来。

  父亲闻声而来,看我手里拿着他的“秘密”,三步并两步朝我走过来,温柔地从我手里拿过发蜡盒,一边端详抚摸,一边叫我坐下,慈祥地说:“你愿意听听它的故事吗?”我努力收回可笑的想象,点点头。

  “这个小铁盒子是我上学时的铅笔盒”,父亲带着一种甜蜜的笑容告诉我。

  我瞪大眼睛,盯着那个还没有巴掌大的盒子,然后诧异地看着父亲,用眼神问:“怎么可能?这么小怎么能装下铅笔?”

006.jpg

  父亲看出了我的疑惑,接着回答:“我读书的时候,家里很穷,不要说作业本,铅笔也买不起新的,所以我常常捡富裕人家孩子扔掉的不能再用手抓着写字的‘小铅笔’,然后在‘小铅笔’的上面绑上一根坚硬的木棒,延长铅笔的长度,这样我就可以继续用手握着它写字了。写到只剩最后一点时候,也没有办法继续绑木棒,我就把铅笔劈成两半,把铅芯取出来,再把木棒前端劈开一个小口,把所剩无几的铅芯夹进去,再坚持一段时间,直到写完为止!”父亲一边比划一边微笑讲述着。

  年幼的我却笑不出来,只觉得父亲可怜,一支铅笔能写到没有“寿命”的地步。捡到的铅笔父亲视若珍宝,让它“起死回生”,直到真的无法再继续发挥力量……

  父亲摸摸我的头,继续说:“我的作业本其实只是一张纸,写了又擦,擦了又写,老师的批改也是用铅笔完成的,方便学生们擦掉重新利用……”

  还没等他说完,我就热泪盈眶,爆棚的同情心涌上心头,伸手摸摸爸爸手里的小铁盒子,问:“那这个盒子也是捡的吗?”

  父亲呵呵一笑,“这不是捡的,这是我的父亲拿苦力换来的,本是给我母亲的‘首饰盒’,可穷人家哪有首饰,你爷爷在里面放了两只马尾草编的戒指,后来戒指枯干,没有保留的价值,便丢弃了,可是这个盒子一直留着。到我上学的时候,你奶妈缝了布袋子做我的铅笔收纳袋,可布袋子柔软,无法保护脆弱的铅笔,铅芯总是在不经意间被折断,我心急如焚。你奶奶灵机一动拿出这个小盒子,赠给我作为我的铅笔盒,陪伴我度过了那些艰苦的学习时光,所以我一直留着!”父亲停顿了一会儿,沉浸在旧时光的回忆里,之后,像下了一个决心一样,将小铁盒递给我,说:“希望它能给你带来好运,送给你!记着它的故事!”

  熊猫发蜡小铁盒装着祖父和父亲各自不同的回忆,而现在我将用它来承载属于我自己的故事!

  ----------------------

  “文明四川”微信订阅号推荐

  作者:李凝七

  单位:成都市郫县唐昌镇市场监督管理所

返回列表 使用道具 举报
条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高级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