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 1/17
  • 2/17
  • 3/17
  • 4/17
  • 5/17
  • 6/17
  • 7/17
  • 8/17
  • 9/17
  • 10/17
  • 11/17
  • 12/17
  • 13/17
  • 14/17
  • 15/17
  • 16/17
  • 17/17
    ty_Frink

    阅读59694

    关注

    原文标题:四十岁,没老婆无儿无女,当“坐”家的人生历程   作者:亡岛   来源:天涯社区   本人80年的,今年整四十,俗话说“四十不惑”,到底惑不惑,我也没弄清楚。也许正如矮大紧说的: ...

    微信“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在手机呈现

    • 宇宙无限
        到春兰报道时,除了体检,还签了一份劳动合同,我注意到上面写着有违约费一万元,当时我就在想这一万元以后怎么办?因为潜意识里我就知道自己干不长,但箭已上弦,不得不签。

        办完一系列手续后,我们一大帮应届毕业生大概一两百人就被带到了春兰学院,进行为期一个星期的军训。这个我真是没想到,参加工作还要军训?我一向是反感军训,枯燥无味且毫无意义,还不如来点儿拓展训练有趣。

        期间穿插了一些关于春兰企业文化的课,记得有次开小班会,各人介绍自己时,我说自己的特长就是头发特长,引起一片哄笑。

        还举行了一场篮球比赛,会打篮球的人不多,我也算出了一点小风头,可惜没有女孩给我送瓶水。

        军训最后来了个十公里拉练,还要求跑步,我当时就有点儿火了,直接怼了那个军训小教官,他看起比我们这帮毕业生还小。

        我跟他说不要太认真,这拉练就是走个过场,跑十公里要累死人的。他很憨厚地一笑,认同了我的观点。

        中间有一些人更机灵,直接坐个三蹦子到终点,我还是比较老实的人,慢慢走到了终点。

        军训结束后,对春兰有了大概的了解,就有人选择了离开,这些人很果决,我做不到,我只会随波逐流。

        最后就是将毕业生分发到各厂,我们班四个人分到了四个公司,有个去摩托车厂,有个去了冰洗厂,还有个不知道去了哪儿,平时都不说话的,我去了股份公司,也就是空调厂,被认为是最好的厂,理所当然,空调是春兰集团的支柱,效益最好。

        然后就被带到了各个厂的宿舍区,空调厂的宿舍是厂区外的一栋家属楼,两室一厅,家电家具齐全,拎包入住。

        不过并不是两个人住,每个卧室放了一张高低床,共住四个人,另一个卧室住了一个老员工,但我一直没见过人,不知道什么情况。

        接着就是到车间实习一个月,我开始还担心有人会要求我剪去长头发,但压根没人管。有个人带我们到车间,安排了工作岗位,就没人管了。

        我被安排到流水线上,负责给铜管上扎橡皮圈,简单的动作不停重复,干了三天就有点崩溃了。后来看到富士康员工跳楼的新闻,深有感触,这种简单重复的流水线工作十分折磨人性,时间长了要么麻木要么抑郁,这种工作特适合机器人操作。虽然机器替代人会减少工作岗位,但我宁愿去捡破烂,也不想干这种流水线工作。

        还好这个工作只做了一个星期,后面就换了轻松的工作。我发现没人管我们,下午我就跑回宿舍睡觉了,可能只有我一个人这么大胆。

        有一天下午,发生了一件哭笑不得的事,我正在宿舍睡得迷迷糊糊,突然感觉有人进屋,我随口问你怎么也回来了,没人回答,我就又昏睡了过去。

        过了一段时间,我被一群人吵醒,原来是因为小偷偷了好几间屋,我们房间阳台的防盗窗被撬开了,我的屋在二楼。我这才反应过来,那个进屋的人就是小偷。

        我发现搭在椅子上的裤子不见了,我出去转了一圈,发现裤子被扔在了楼梯上,兜已经被掏空,我也记不清兜里有没有钱。

        后来也不知道有没有抓住那个小偷,就看到防盗窗被修好了。

        头一个月就这么轻松地度过了,我天天下午跑回宿舍睡觉也没人管,仿佛又回到了大四的时光。

        这期间还发生了老狼及其女友的故事,前文已经写过了。

        到了十一,放假七天,我拿到了第一个月的工资,一千块,于是买了一张去杭州的车票。

        在杭州发生了一件让我铭记终生的事情。
    • 宇宙无限
        很快到了九月,我去泰州到春兰集团报道。

        泰州相比江苏的苏锡常徐扬等城市知名度较低,以前属于扬州,后分离出来设为地级市,比较出名的历史名人有郑板桥、梅兰芳。

        春兰集团在泰州绝对是数一数二的大公司,类似于二汽之于十堰,集体所有制,跟国企差不多。在2002年,春兰集团还是很有名气的,空调销量连续几年都是全国第一;还举办了一个国际性围棋比赛——春兰杯。

        但后来渐渐没落了,现在更是年年亏损,估计最后难逃被收购的命运。我个人觉得春兰没落的主要原因在于跨领域多元发展。

        它既没有像格力专注于空调制造,也没有像海尔、美的聚焦于家电领域,而选择了跨领域——摩托车、卡车,另外也有冰洗彩电,还花巨资研究镍氢电池,但是研究了十几年也没出什么成果。

        春兰摩托车主打两款——春兰虎、春兰豹,价格还挺贵,将近一万,这个价格已经可以买本田、雅马哈了,所以结果可想而知,现在估计很少人听说过春兰摩托车。春兰卡车也同样如此,都是昙花一现。

        春兰的冰洗彩电销量也很不好,建这些厂耗费的巨资都靠卖空调赚回来的,当空调市场逐渐被格力、海尔、美的占据的时候,春兰空调就再也扛不起那么多包袱了。

        另外,春兰也很难留住人才,它每年都会招三四百应届大学生,但留下的估计不到十分之一。春兰跟二汽不一样,二汽的人来自五湖四海,而春兰员工以泰州人为主,甚至开会都说泰州话,外地人根本听不懂泰州话,很难融入集体,没有归属感。

        春兰的工资在泰州还算可以,但相比大城市不高,我当时的工资是一千元,而计算机专业毕业生可以达到五千元。

        现在想想,我当时选择第一份工作太随意了,衷心建议大学生毕业第一份工作不要选中小城市的公司,如果那个地方的话听不懂就更悲剧了,很难混出头,除非能力超强,比如董明珠,但她加入格力时不是应届毕业生,而且珠海、厦门、青岛这类沿海城市的发展要比内地的地级市强很多,外来务工人员也多很多。

        另外离职后你很难在当地找到更好的工作,还是得回到大城市重新开始。

        当时,我们班包括我在内有四人来到春兰,不到一年都走了。
    • 宇宙无限
        去年有个因脱口秀而火的网红李雪琴,我挺喜欢她的风格,于是在网上了解了一下她的生平,很有感触。

        她是真的学霸,保送北大,后去纽约留学,因为抑郁症退学回国,跟同学一起创业未果,自己做网红,因碰瓷吴亦凡火了一把。

        那个短视频我曾看过,当时很不屑一顾,认为是丑人多作怪,又一个芙蓉姐姐而已,反而吴亦凡很有趣,作为大明星竟专门拍了个小视频回复她。我认为吴亦凡很棒,即使他被称为加拿大炮王。

        但那种火是很短暂的,不久她就堙灭在众多网红中,后来她从北京回到家乡铁岭,专心当一个小网红,直到参加脱口秀大会,一举成名天下知。

        当然,这些不是重点,重点是她曾接受采访说:北大毕业的,为什么就不能当个废物?因为她曾经抑郁症严重到自杀,相比自杀死掉,当个废物活着也没什么不好。

        她起点比我高得多,压力自然也大得多。就像有些涯友说我重点大学毕业的不应该混得如此差,如果我是清华北大毕业的,那混成这样估计跟犯罪差不多了。

        她可能是真想做个废物,其实我不想,但我并没有付诸行动,没有努力,随波逐流随遇而安,虽然心不太安,但身体很安。

        就像那句毒鸡汤所说:“努力不一定成功,但不努力一定很轻松。”

        大学这四年确实很轻松。

        但是,时间告诉我:轻松的时光结束了。

        我是最后一个离开宿舍的人,因为我不想回家。去春兰报到时间是九月,宿舍只能住到七月底。同宿舍的海南同学找了一个南京的工作,我就去他租的房子打发一个月的时间。

        我把最后能卖的东西都卖了,校服卖给收破烂的,十元;凉席卖给了小卖部的大姐,十元。床单被罩全扔了,因为一个学期都没洗过,脏不忍睹。

        我拖着行李箱最后走了一次长长的三号路,两旁高大的梧桐树与四年前别无二致,风吹起我的长发,再也不是四年前那个少年。
    • 宇宙无限
        时间是个很安静的旁观者,不管你痛苦还是快乐,它都会不动声色地陪着你。

        时间来到2002年,我首先想到的是中国男足进了韩日世界杯,然后一场未胜一球未进。就像我考进了重点大学,但一无所学。

        我甚至连文凭也没拿到,因为我没有交学费,我用学费去炒股,正好碰到股市一直跌,基本亏完了。

        但我并不是很在意,甚至根本不想要这个垃圾专业的毕业证。反正工作已经定了,不需要毕业证。

        毕业典礼我没有去,我连毕业证都不要了,不想浪费时间听校长说一些我认为的废话。

        毕业照还是要拍的,毕竟也算是我曾在这里混过的明证。那时候南理工没有学士服穿,不知道现在有没有?

        我发现个有趣的现象:从高中到大学总有一两个热心的同学,张罗着大家照相,洗照片,还分发到个人。

        真的很感谢这些同学,为我留下了一些青春的影像。如果是我自己,肯定没这个心思。

        毕业照拍完就是毕业聚餐,这可以算是一个班最齐整的时刻,平时根本玩不到一起,相熟的就同宿舍的以及经常一起打牌打游戏打篮球的几个人。

        但在酒精的刺激一下,大家真有点儿离别前最后疯狂的味道。饭店里有个简易的卡拉OK,我们还一起唱了《千千阙歌》、《海阔天空》等歌。

        这种火热的感觉只是一时的,淡漠的关系不会因为一顿饭变得亲密。自从毕业后,再无聚过。

        如今大学同学微信群倒是有一个,但基本没人发言,偶有某个人会发一个砍价链接,不知道别人有没有点击过,我都会点,因为那个人曾借给我钱。

        微信有联系的只有两个以前经常一起打游戏打篮球的同学,一个在常熟,一个在海南。我还没去过海南,也没去过广东,今年春暖花开之日想去南方逛逛,不知道能否成行。

        剩下的日子,我除了睡觉就是躺着听收音机,像个大烟鬼奄奄一息,干什么都没兴趣。

        一方面因为股票一直亏钱,一方面感觉大学四年简直毫无意义。

        当然,这主要是我自己的责任,没有努力去改变,没有学习也没有去参加一些有趣的活动,我选择了躺倒,还常常抱怨躺得不舒服。

        曾经有一种毒鸡汤:我就想做个废人不行吗?

        我那时候可能也有这种心理:用颓废作为被调剂到垃圾专业的反抗。

        是不是很可笑?
    • 宇宙无限
        工作定了以后,就彻底放了羊,我每天大部分的时间都在睡觉,也不知道当时为啥那么能睡。

        睡完了也不知道干啥,一天到晚浑浑噩噩,舍友也很少见到了,有的在找工作,有的在谈恋爱,也没人打牌了打游戏了,空气中弥漫着散伙的味道。

        其实我不在意散不散伙,并没有太多的感情,有些人没说过几句话,有些人甚至连名字都不太清楚。

        南理工毕业季,都会搞一个跳蚤市场,大四毕业生会把课本、一些不需要的物件摆出来卖。

        我从一堆脏衣服里挑了件最干净的穿上,因为我很讨厌洗衣服,有时候一盆衣服泡完水能放几天,有几次都放臭了。我是真懒啊!

        我还专门洗了个头,因为这是我唯一一次能近距离接触学妹的机会。

        我把能卖的东西打了个包摆在了毕业生跳蚤市场上,里面有曾经买的书,有托尔斯泰、巴尔扎克、雨果、普希金、雪莱、纪伯伦。。。一个个闪亮的名字,在没钱上网的日子里抚慰我失落的灵魂;还有十几盘买磁带,披头士、辣妹、王力宏、范晓萱、许巍、朴树、羽泉、。。。在几十块钱买来的随声听里平复一个个躁动的夜晚;还有一堆没怎么看过的教科书。

        跳蚤市场很热闹,人来人往,我看见很多鲜活的面孔,还留有一丝高中生的青涩,我当年是否跟他们一样?

        有一个女孩停在了我的摊儿前,她有一张秀气的脸和飘逸的长发,还扎着一个可爱的发卡。

        一阵微风吹过,我闻到了一种淡淡的花香,有些心神摇曳,不禁多看了她几眼。

        她在我面前蹲了下来,她穿着裙子,我一下就看到了印有红色图案的内裤,我差点儿喷血,有点儿发懵,也不知道该怎么提醒她。

        我不敢再看,毕竟我还是个有节操的人,只好盯着着那姑娘的脸,那是张略显稚嫩的脸,白皙的脸庞,有一双清澈的眼睛。

        她慢慢地翻弄着那堆书,纤细白嫩的手指仿佛在撩拨着我的心弦,我屏住了呼吸,生怕打扰到她。

        她的手指停了下来,拿起了普希金的一本诗集,翻阅起来,我呆呆地看着她,她有一个光滑而微翘的鼻子,鼻翼在轻轻地翕动。

        突然她抬起头,如水般的眼睛看着我,问我这本书多少钱。

        我竟有些紧张,告诉她十块钱。她觉得贵,想便宜一点。其实送给她都可以,但我就想和她多说说话。

        我说可以送她一盘磁带,都是正版的,本身就值十元。她很高兴,同意了这个方案。我看着她这么开心,也感到很愉悦。

        她挑磁带的时候,我和她聊了聊天,不出所料,她是经管院大一的学生。

        后来她挑了一盘朴树的磁带,她说很喜欢《白桦林》那首歌,我说我也很喜欢。

        付完钱她转身要走,我突然有点儿冲动,叫住了她。

        她转过身,看着我,面带疑惑。我有些尴尬,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于是急忙从教科书堆里随便抽出了一本书,低头一看,《宏观经济学》,递给她,跟她说这门课要好好学,否则很容易挂科。

        她笑了,接过书,连声道谢,转身离去,中途还不忘回头挥手告别。

        我看着她消失在纷扰的人群中,心头突然涌起一种很强烈的失落感。

        我这四年都干了些什么啊!既没好好学习,也没玩得痛快,别说谈个恋爱,连同学的名字都叫不全,没参加过任何社团,更别说各种活动和比赛。

        回首四年时光,好像除了睡觉就是泡网吧,苍白而虚无。

        我呆坐在摊儿前,再没了兴致,剩下的东西都以一块两块卖掉,就像打发掉那不值一钱的青春。
    • 宇宙无限
        2001年,有一部台湾电视剧风靡全国,我想应该没人不知道——《流星花园》。

        四个长发帅哥——F4,红极一时。那个时刻,我也萌生了留长发的念头。本来我的头发不算短,留起长发来很快,几个月后就可以扎辫子了。

        但我并没有因此受到女生的青睐,反而在路上,有的女孩会见了我会绕着走。

        同样是长发,人和人之间的差距为什么这么大呢?

        可能是因为我一个星期才洗次头的原因吧。

        自从留了长发后,很多人以为我是摇滚爱好者,其实,我是个俗人,听的是流行歌曲看的是偶像剧。

        我挺喜欢留长发的感觉,遮住半边脸,有种酷酷的叛逆感。而且一般人看到你,就会觉得这人不好惹。

        快毕业的时候,我曾犹豫了一下:这么长的头发可能不方便找工作,毕竟没几个业务员是留长发的,可能会吓到客户。

        但我又一想:去他妈的业务员!哥就这样了!爱咋咋的!

        结果可想而知,我没收到几个面试通知。

        不过大多知名的公司招的都是技术人员,只有一些不知干什么的小公司招业务员,还有就是苏宁、国美这类的零售企业。记得曾碰到好又多连锁超市招聘,很多人投简历,因为没什么门槛。

        我一看投简历的都是些不知名院校的学生,就有点儿不屑一顾。那时候我还抱着一丝可笑的自傲:我一个重点大学毕业的学生怎么能去商场、超市干呢!

        没想到,几年后我就加入了一家连锁超市工作,打脸打得啪啪响。

        为了去招聘会我还专门买了套西服,两百多块,后来发现根本毫无用处。投了一些简历大多石沉大海,白白浪费了复印费,还好我的简历比较简单,就一张纸。看到有些学生的简历厚厚的好多页,我都为他们的复印费心疼。

        后来我连大型招聘会都懒得去了,只有在学校里开的招聘会才去一下。

        某天,有同学说春兰来招聘,我一想:春兰也算大公司。当时春兰空调销量也比格力高,连续几年全国第一,春兰还举办了一个国际性围棋比赛——春兰杯,春兰公司所在地泰州离南京也不远。

        我心想:反正都是当业务员,在哪儿都一样。

        然后就去了,春兰负责招聘的人也没嫌弃我的长发飘飘,当场就签了就业协议书。

        我人生的第一份工作就这么定了。

        现在想想,真是太随意了。

        如果说市场营销这种垃圾专业并非是我选的,自暴自弃也算某种程度上的情有可原。

        但第一份工作是我自己选的,而且很随意,这就怨不得别人了,后边的失败都是咎由自取自作自受。

        当你把生活随意当成玩笑时,最后只会把自己变成小丑。
    • 宇宙无限
        大四主要有两件事:写论文和工作实习。

        在翟天临事件前,我也不知道什么是“知网”,甚至没听说过,不知道2002年有没有知网?

        写论文选导师的时候,我没有选,我早已无所谓了:这垃圾专业还装模作样写什么论文!

        后来几个没选导师的同学统一分配给了一个也没人选的“好”老师。

        我先前说过经管学院有很多这样的好老师——虽然教不了你什么,但会让你轻松过关。

        好老师跟我们说随便选个题,别写本专业就行,我至今也不明白为啥不写本专业的论文。我随便写了一个关于中国物流发展的论文,内容都是从网上复制粘贴的。如果查知网,我这种论文肯定是过不了的。

        但那个时候,根本没人在意本科论文。最有意思的是,论文答辩的时候,有个老师想多问几句,我的论文导师直接怼他,让他别问来问去了,赶紧过。

        真是个好老师啊。

        工作实习我找不到单位,也懒得去找,因为我知道自然会有人安排。

        后来果然有老师安排几个没有实习单位的学生去中央商城实 商城位于新街口,是仅次于新百的老牌商场。

        我在一个服装品牌站柜台,也没有人管我。我也不会主动接待顾客,每天站在那里,像个服装人偶。

        只记得有一次,一个顾客大姐兴冲冲地问我一件衣服上的英文是什么意思,我面无表情地告诉她那是拼音。她的脸色顿时黑了,扔下衣服就走了。

        站了大概一个星期,我就拿到了实习报告。

        论文和实习搞定后,剩下事就只剩找工作了。
    • 宇宙无限
        我不太清楚理工科什么情况,应该比较辛苦,但我觉得文科真没必要读四年,到了大四,上半学期已经没几门课了,下半学期更是彻底放羊,好像只有两、三门课,然后就是美其名曰的实习和各种招聘会。

        大四的课一般不会让人挂科,除非你交白卷,有些课甚至开卷考试。我感觉大四就是被学校骗了一年的学费,所以我没有交,而是将钱转入了股市。

        悲剧的是,2001年互联网泡沫开始破灭,沪指也一路下跌,从2200多点跌到1400点左右。当然,这是我刚查的,那时候我也没法看盘,只是从报纸上随便选一支名字看起来不错的低价股然后电话委托买入。

        然后我就发现买啥股都只有一个字:亏。到后来,我再也没有了开始时的热情,懒得查股价,也不想查账户余额。我本是个喜欢逃避的人,就像鸵鸟一样把头扎进沙里,假装世界一切安好。

        炒股唯一的好处可能是:我去网吧的次数变少了。因为生活费也基本都折在了股市。当然,我也没去学习,图书馆倒是比以前去的多了,还装模装样借了几本书。

        我更多的是躺在床上睡觉,也不知道当时为啥那么能睡,经常一觉睡到大中午,好处是省了一顿早饭钱。

        虽然睡了那么多,但还是没什么精神,股票一直亏钱让我做什么都不起劲。

        本来我是个很喜欢到处闲逛的人,以前每到假期我就想着去哪儿逛逛。大二的时候去了苏州、上海,大三去了镇江金山寺、九华山,南京城的景区也逛过很多遍。

        有时候去录像厅看录像,还曾经看过午夜场电影,十块钱一晚上五个电影,正好旁边坐着两个其他高校的女生,但我不是老狼,只是问了一下哪个学校的就结束了谈话,我很羞愧。

        我还记得有一部是冯小刚的《不见不散》,我都看睡着了。

        但自从炒了股,这些事我都提不起兴趣了,除了睡觉就是偶尔泡泡网吧、打打篮球。

        一入股市深似海,从此萧郎是废人
    • 宇宙无限
        我们没有电脑,也没法看股票行情,其实也看不懂。那时候宿舍已经装了电话,我们就通过电话委托买卖股票。

        怎么选股呢?看报纸。学校阅览室有一种报纸,我忘了什么名字,可能是什么证券报,每天都会登所有股票的开盘价和收盘价。我就在那上面找股票,因为只有2千资金,买股至少得一百股,所以我只挑10块钱以内的股票。

        我还清楚地记得买的第一支股票是海南椰岛,为啥买它呢?因为我曾经喝过椰岛鹿龟酒,味道挺好。而且它是次新股,当时我认为次新股都会涨。

        后来确实涨了一点,并不是我选股正确,而是那段时间大盘行情好。

        买完股后我们都很兴奋,每隔一段时间都要打电话查一下股价,只要涨了就高兴得不得了,仿佛中了大奖。其实就买两、三百股,涨几毛钱不过几十块钱,勉强够四个人去网吧包夜的费用。

        但那个成就感却是无与伦比的,仿佛已经掌握了财富密码。其实,当时那根本不叫炒股,既不看行情也不了解公司,仅凭一个名字和价格就买入,只要涨了就卖出,这更像是赌大小。

        还好那段行情还可以,基本都能赚点儿。我现在看了看2000年沪指的K线,发现那时我们已经错过了最好的行情阶段,那时候正是互联网的第一波热潮,从1999年5月到2000年8月,沪指从1100点左右涨到2100点左右,几乎翻倍。

        我们10月份开户,正好是沪指从2100点回调到1900点左右,然后又开始反弹到2100点,也算是狗屎运好,但那时候已经是鱼尾行情,再加上我们基本是三天一换股,也赚不到什么钱。

        电影《中国合伙人》里,佟大为有段经典台词,大意是有三件事情千万别干:千万别跟丈母娘打麻将,千万别跟想法比你多的女人上床,千万别跟最好的兄弟合伙开公司。

        我觉得还要加上一条:千万别和朋友合伙炒股。

        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意见,都认为自己选的股才是最好的。当然,我们四个都是菜鸟,其实都不懂炒股,主要是大家都想有参与感。开始都是我一个人买卖,他们也很心痒,于是最后规定:每个人轮流操盘一周。

        结果,买卖股票的时候,还是会有各自的意见,争吵不休。现在想想也挺可笑,就那两三百股,有啥好折腾的。

        到了年底,一看账户,还是2千块左右,没赔没赚。大家也没了刚开始的积极性,我觉得也没啥意思,提出分道扬镳,每个人五百,各玩各的吧。

        到了大四,父亲把学费和一年的生活费一起打给了我,大概6千多块钱,我全部转进了股市,结果,自然是悲剧了。
    查看完整主题